消费晚报网 |
  • 手机客户端
  • 微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时尚集团,久等的大戏落幕
来源:百度百家 2022-11-08 09:02:21

2022年7月30日,《时尚》杂志社旗下的《时尚Cosmopolitan》《时尚先生Esquire》《时尚家居》《时尚健康》等多个官方账号发布了《致客户的一封信》,其信息量之大,迅速在业内外引发强烈的讨论。

仔细琢磨《时尚》杂志社,此次发布的《致客户的一封信》,不难发现大家高度关注的焦点是:原《时尚》杂志社已改制为《时尚》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出资的国有全资企业;原《时尚》杂志社五本期刊的全部采编权及广告独立经营权,自公告发布日起,将由《时尚》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自主开展,收回北京时之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尚之广告有限公司的广告代理权。

(图为《致客户的一封信》)

此文章末尾,还附上了由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发布的人事任命,安蕾兼任《时尚》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聘任张晓冬为《时尚》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

业内都知道,出版单位出版期刊,必须经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持有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俗称“刊号”。刊号是期刊在国内出版发行的合法通行证。而《时尚》杂志社则是拥有《时尚COSMO》《时尚先生》《时尚家居》《时尚健康》四刊的刊号方。多年来《时尚》杂志社将广告代理权授予了“时之尚”广告公司。今年7月30日《时尚》杂志社正式宣布“独立经营”、“自主管理”,则表明“时之尚”从公告之日起,失去广告代理权。

外界所认为的时尚集团是一家拥有《时尚芭莎》《时尚COSMO》《时尚先生》等十几家杂志的公司。事实上,时尚集团主要分为三个主体:由《时尚》杂志社、“时之尚”以及“时而尚”两家广告公司构成,加上其他多家关联业务公司,所以将其统称为时尚集团。《时尚》杂志社既是北京时之尚广告公司(后称“时之尚”)的第一大股东,拥有28.5%股权,也是时尚集团最大的主体。现在《时尚》杂志社宣布已改制为《时尚》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时尚》杂志社原为旅游局下属单位,后旅游局和文化部合并为文旅部,那《时尚》杂志社就归属于文旅部下属的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现在面临这一系列的改变,将会给相关利益方带来什么影响呢?且看,下文分析。

时尚集团的嬗变

1993年,还是中国旅游报社员工的吴泓与刘江带着向报社借来的20万元,创办了中国第一本本土化的高档生活消费类杂志《时尚》。

在中国时尚媒体还处于襁褓中的婴儿时期,时尚集团就已经名列前茅,风头渐盛,引领了21世纪前后之际的时尚风潮。90后们的父叔辈就是通过《时尚》杂志社刊物,打开了琳琅花彩世界的另一天地的。说《时尚》杂志社收获了一代人破旧立新,追逐风潮的“骚乐”之心也不为过,甚至可以说国内目前兴盛的消费娱乐主义,都得记上《时尚》杂志社的一大功。作为内容载体和发行主体,《时尚》杂志社对于国内已步入中年的男女来说,是陪伴青春成长的一种记忆。

1998年《时尚》杂志社在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的协助下,与美国赫斯特集团达成合作计划。杂志社通过与国外出版商联手,采取版权合作的方式,不断引进时尚刊物,其中就包括现在大家熟知的《时尚COSMO》《时尚芭莎》以及《时尚先生》等。

传媒时代的进化总是迅速而剧烈,传统媒体被拖进变革的破立撕裂当中。昔日“《时尚》杂志社”也应声改为“《时尚》杂志社有限公司”。在这场自上而下的改革中,“《时尚》杂志社有限公司”收回了“时之尚广告公司”和“上海尚之广告有公司”的广告代理权,并公开布告大众说“其利用国有资源谋取私利”。一时舆论纷沓而至,人心惶惶,昔日巨头时尚集团,为何陷入此种境地?

时尚集团内部的纷争

回望时尚集团这艘大船,行驶在风云变幻的海面上,并不一帆风顺。2009年,时尚集团第一创始人吴泓癌症去世后,2019年3月,另一位创始人刘江也突发疾病去世。

在时尚集团发展得如日中天的十年内,两位创始人却相继病逝。集团行至今,年近30,当年打江山的两位功高元老的离去,“王”的缺席引发了时尚集团的控制权争夺,声浪滚滚甚嚣尘上。

时尚集团是混合制企业,由国资、外资及民营三方共同持有,其中《时尚》杂志社为时之尚广告责任有限公司大股东,持股28.5%,由文旅部主管。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刘江家族公司北京蒙斯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占股28%,北京东方之韵广告有限公司占3.5%。而美国赫斯特集团、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作为外资股东则分别持股20%。

随着刘江的去世,看似平静的股东关系被打破。但国资、IDG以及赫斯特几大股东很快达成了意见一致,形成董事会决议,此次决议文件宣布“选举宫娜为公司董事长,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聘任邢文宁为公司总经理(首席执行官)”。但知情人透露,刘江之子刘畅极力反对这份决议。其曾多次对外声称“多次遭到文旅部要挟恐吓”、“民族品牌被利益团队出售给外资”等言论。刘畅甚至对外宣布,要收购外资股份。自此,股东之间形成了明显对立。

(图为时之尚董事会决议签字文件,由刘冰、宫娜、邢文宁签字)

相关链接时尚集团内乱升级邢文宁成总经理时尚高管对质继续任命宫娜董事长邢文宁为总经理

时尚集团庭院深深的“争权内斗”,似一场红楼戏段的延伸,引起了舆论发酵,外界对集团内部的股东纷争和人事变动都有极大的非议。同时,集团各大股东的声誉和品牌盟友的合作全都遭遇了内乱带来的连锁反应。在历史附加的环境下,传统媒体转型的剧烈演变、疫情对经济的巨大冲击,加上派系内的宫斗戏暗中角力,无形中耽误了他们改革媒体战略发展的宝贵时机。

时尚集团被官方点名

近期,就在上文所说的《致客户的一封信》发布前三天,就有网友扒出原《时尚》杂志社及所属四刊杂志社与北京时之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广告代理方面的纠纷:

“合作已长达二十余年,最初十几年双方之合作相对公允。从2009年起,时之尚公司利用代管经营、实际控制之便利,重新签订了有关广告代理协议,形成了实质上的‘不平等条约’,且常年拖欠《时尚》杂志社巨额广告代理费用。”

(图为《时尚》杂志社有限公司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

《时尚》杂志社有限公司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公开点明:“‘时之尚公司’持续占用国有资源为其谋取私利,对《时尚》杂志社之利益、国有资产之权益造成严重侵害。因此,为落实国家有关规定以及上级主管部门、单位的要求,《时尚》杂志社已正式启动收回管理权、独立经营的相关工作,包括自主开展《时尚Cosmopolitan》《时尚先生Esquire》《时尚健康》《时尚家居》《时尚旅游NG Traveler》五本期刊的广告营销业务”。

按照上级的工作步伐,回过头看,《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的信息定论,或许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做调查取证工作了;收回公司控制权的打算,或许其实在那时就已经暗流涌动。如此看来,这或许解释了当年为何刘畅对董事会决议言之凿凿地反对;而其当年所扬言的并购外资,三年后也并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图为最新时之尚股权结构:与2019年一致)

(图为时之尚公司董事成员:刘江、熊晓鸽、樊百乐、宫娜、邢文宁、刘冰)

时尚集团的分解和蒙混

随着国内新闻出版相关规定的出台,也为了整肃传媒产业中假借国资以权谋私的内部腐败行为,官方权威机构一直在努力理清权属问题。在这场改革当中,时尚集团也进入了一场分解运动中,于是出现了这样的结果:时尚集团13本刊物被拆分管理。中纺系管理了芭莎系;时尚集团仅是管理了其中一部分刊物;文旅部管理了五本刊物;而时尚集团的另一品牌《罗博报告》则被刊号方保利集团收回,2021年《罗博报告》就已归于保利集团在全权经营管理,《罗博报告》杂志社曾在2022年2月和3月连续发布“权属问题”的严正声明。

(截图来自罗博报告杂志社公众号)

一轮细究审问下来,不难发现无论作为传统媒介,还是作为新兴媒介。一个传媒类的集团,知行合一,立德立言才是其内容生产的根本。身处于市场经济的浪潮中,我们不能保证自身不会被滔浪冲击洗刷,也不能一直保持稳定不变,但是于品牌而言,立住魂灵,不搞魑魅魍魉,公平诚信才能行稳致远。不忘初衷,才能达成传媒企业的宏大使命。

相关链接时尚集团内乱升级邢文宁成总经理时尚高管对质继续任命宫娜董事长邢文宁为总经理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

图片新闻
每日推荐
网友关注

友情链接QQ:8553591  欢迎批评指正

常见问题解答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消费晚报网意见反馈留言板

消费晚报网 版权所有